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抄袭与仿作应搞清楚

2019-03-30 10:37:33

现在网消息 ◇本报评论员 邓子庆

江苏一位考生的高考作文获得语文阅卷组专家的高度评价,经媒体公布后,该篇文章在网上被指抄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比对两篇文章后表态,“严格意义上来说,抄袭还算不上,应该是‘仿作’。”而被“抄袭”的原作者、作家李汉荣则反复强调“孩子们考大学不容易,千万别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了孩子的前途”。(7月6日《现代快报》)

得申明,这两篇文章我都没有看过,究竟抄袭与否,不敢妄下论断。当然,抄袭的边界在哪里,自古就是一个难题;眼下,网友、专家以及作家李汉荣等各方的反应与争论,就是一个证明。因此,即便我看过这两篇文章,抄袭与否,恐怕依然也只能凭着感觉而言。

有人说,“学界”从来不乏发明新名词和新说法的本领,比如“不适当引用”、“引用不规范”、“过度引用”以及眼下的“仿作”,等等。但我向来不惜带着一些善意去揣测一个人。巨乳暂且不妨认定这位学生算不上抄袭,而算“仿作”。“仿作”即为写作时对他作取其大意,不予照搬,这几乎包括改头换面地将他人受清新图片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据为己有。基于此,“仿作”几乎无处不在,而“抄袭”则变成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毕竟,在高考中一字不漏地照抄他人的东西最起码要具备“记忆力惊人”这个条件。正因为如此,这需要我们突破抄袭边界认识的局限,最好达成规范化、程序化的共识。

当然,“仿作”不但为一些“抄袭”从宽泛的定义上得到庇护,也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现代作文教育与训练的方法就有一种“仿作法”。得承认,模仿是人们学习语言最基本的方法之一,在人年少时期尤为突出。古人朱熹就说:“古人作文作诗,多是模仿前人而作,盖学之既久,自然纯熟”。从这一点看,可以说是有继承才能发展,“仿作”作为提高自己写作水平的一种方式,未尝不可,问题是如何做到仿中有创。

在我看来,如果该学生的文章与李汉荣的文章不管是在中心思想还是在很多的用词上都表现为相当一致美女图片大胸,而且毫无创新之处,那么这样的“仿作”大概只能视为失败的“抄袭”。不管怎样,作家李汉荣的反应令人失性感身材美女图片望。他在表现出关怀孩子前途的仁慈的同时,也证明他认同了这篇文章的抄袭嫌疑。那么,李汉荣为何不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著作权呢?也许他没有时间去折腾、去得罪人,也许他考虑孩子太小,大肆指责其抄袭会影响孩子前程,也许他考虑打一场官司,结果未卜不说,成本还很大,等等。他所考虑的种种,也反映了眼下国人对待抄袭风盛行的无限困惑吗?

李汉荣先生很好心,但抄袭归抄袭,“仿作”归“仿作”,前途重要不是抄袭的借口,人往往都是欲得之而为不该为之;毕竟抄袭不对,而“仿作”并非有错,是与非,应该明确开来。所谓“乡愿,德之贼也”,没有真是非的好好先生,往往破坏道德和规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